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 卖家汇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 卖家汇公众号

顺丰上半年航空快递4亿票 占总快递业务22%

来自: 亿邦动力网 收藏 分享 邀请


22日下午,据极客公园消息,ofo最终“卖身”滴滴的协议已经达成,公司作价20亿美元左右。戴威暂时保留董事局职位,ofo的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出局。

消息发出几个小时之后,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就在朋友圈否认,并表示终局还早。

这种先爆料,又否定的桥段,在互联网圈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如无意外,ofo的归属问题可能很快就会有定数,程维和戴威漫长的拉锯战即将画上句号。

“中国互联网从没输过。”半个月前接受吴晓波采访时的程维如是说。中国互联网没输过,而35岁的程维,也没输过。

第一仗:同好

滴滴并不是“含着金钥匙”出生的,程维也经历过没钱没人没市场,到处求人的日子。他曾说:“滴滴是一家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公司,出生在血海狼窝,生下来就面临激烈的竞争。”

初创时的滴滴,在北京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摇摇招车。而后者早就拿到了红杉资本300多万美元的融资,滴滴只有天使投资人王刚给的70元和程维自己出的10万,一共80万起步资金。滴滴就紧跟在摇摇招车电台广告后边做广告、避开机场在北京西站争地盘,充电送WIFI、鸡蛋饼,玩命做地推。

网上有个著名的故事,滴滴最初成立做地推时,在西客站租了一个摊位,程维和团队需要在30秒的时间内说服司机并安装上滴滴软件。冬天的寒风里,戴着大皮帽子,裹着大衣的滴滴团队愣是搞定了这项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

“外表是他的修炼,他可以很柔软,这是情商。但内心很彪悍,他有一颗冠军的心。” 滴滴人力行政副总裁杨建宏这样评价程维。

就是靠着“努力到无能为力”,滴滴PK掉了30多家竞争对手,程维带领团队杀入了互联网历史上近乎残忍的竞争:

干掉摇摇招车拿下北京市场;

杀到上海跑马圈地,干掉大黄蜂;

推出滴滴顺风车,一举干掉了估值达到10个亿的微微拼车;

曾经火爆一时的嘀嗒拼车、e代驾也只有大幅裁员的份。

之后,除了快的,其他30多家对手都消失了。在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下,滴滴和快的展开了“补贴大战”。当年的“补贴大战”培育了网约车市场,也培养了用户手机支付的习惯。滴滴的乘客用户从2000万激增到1亿,滴滴快的市场占有率一共达到98%,其中滴滴占到6成。

经历了持续一年的烧钱和补贴,最终,快的被滴滴“拿下”,滴滴奠定国内网约车的霸主地位,程维赢了。

第二仗:巨头

2015年2月14日,刚“干掉”国内竞争对手快的,Uber又来了。7月,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主动找上门,“要么接受Uber占股40% 的投资,要么被Uber打败。”

程维当然选择开打。

在当时的情况下,选择“开打”极其需要魄力。2015年初,Uber估值超过400亿美金,是滴滴的10倍,并且短短几个月就占据了中国近三分之一的市场。

程维坦言,跟Uber打,优势就是本土化。当时,刚和快的打完仗的程维带领滴滴这支“游击队”,面对Uber这样又有钱,又有技术,打法又先进正规部队,每天用“狼图腾”会议的方式进行激励,“如果有什么是我们的优势,就是我们这群人吧。”

滴滴采用的是在全球范围内扰乱对手的方针,也正是因为此,滴滴开始了国际化的进程。程维将Uber比喻成一只“八爪鱼”,“Uber在美国,已经基本赢得竞争了,它在欧洲,在拉美、印度、东南亚有很多触角,我们只是他在中国的对手而已。”

在一片反对声中,程维坚持投资了美国的lyft、印度的Ola、东南亚的grab,多触角抵抗这只全球最大的出行“八爪鱼”。

网约车大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“烧钱大战”,滴滴的投资人更能容忍和接受这种玩法,愿意为滴滴输血。而触角在全球的Uber在烧钱上也没有这么大方,有些力不从心。Uber G轮融资60亿美元,这轮融资持续了8个月,并且8个月估值没变。如果选择继续烧钱,给优步输血,恐会累及Uber的全球化战略。

最终,扛不住的Uber亮出了“白旗”,这一仗程维又赢了。2016年8月,滴滴出行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,滴滴出行收购Uber中国的品牌、业务、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,滴滴和Uber的这一战,滴滴胜在本土化和“声东击西”的战术。网约车对本土化依赖程度高,海外巨头水土不适也在情理之中。同时,滴滴在全球范围内对抗Uber的战术也对其开拓中国市场起到了干扰作用。

终极一战:生态

拿下快的,干掉了Uber,网约车市场趋于平静。程维万万没想到,相识多年的好友王兴居然要动自己的奶酪。

2018年的上半年,美团打车在上海强势杀入,直接划走滴滴三分之一的蛋糕。事发突然,对于美团要做打车这件事,程维也是“吃完饭看新闻才知道”。

而对于美团插入网约车市场,程维引用成吉思汗西征前的战书作为回应:尔要战,便战。“我们一路碰到了太多对手,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,但也未必是最强的。”

由于滴滴的地位一时半会儿并不会被撼动,程维的心思似乎更多是放在和自己竞争上。今年,程维宣布了滴滴的第一和第二个五年计划:先成为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;然后变成全世界最大的无人驾驶和新能源汽车运营商。程维判断,全球无人驾驶领域最终存活下来的公司只会有两家,这种竞争比PC和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还要激烈残酷。

实际上,滴滴将触手伸到到无人驾驶、AI等技术领域,目的就是为了打通产业上下游。

程维曾经公开说过,滴滴和快的合并是亚洲区小组赛,滴滴和优步合并是亚洲区十强赛。接下来将迎来和Uber在全球的战役,但这仍不是终点。网约车赛区的冠军,还将与车场的冠军、无人驾驶的冠军横向竞争或者合作,包括丰田、大众、Google,最终构建未来的交通和汽车体系。

和美团的战争绝不是终点,滴滴的野心是构建在移动出行基础上的整个生态,这也意味着滴滴将面临整个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一次又一次进攻。从没输过的程维,要怎样坚挺的把“出行”这场仗打下去,除了主人公自己,我们都不得而知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粉丝0 阅读627 回复0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生鲜电商的带动下 冷链物流的机会与软肋发布时间:2018-08-26
推荐资讯
精选资讯
阅读排行
精选案例展示

武汉市江汉区解放大道创世纪广场b2013

周一至周日:09:00-22:00 18696139507

QQ扫码卖家交流群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